A4:水 绘 园
3 上一版   下一版 4
·河边柳
·碧草映古亭
·家有小鸟的日子
·夜行车
·信 任(二)
报刊主页  |  版面导航  |  标题导航      
上一期     
如皋市文广传媒集团     
3上一篇     下一篇4
点击数:152  更新时间:2018/6/5 3:39:24 将正文字体扩大  将正文字体缩小  还原正文字体为原样    
夜行车

  □陈 燕

  去北京,如不急,乘坐火车是非常好的选择。晃晃悠悠,躺一个晚上,第二天早晨,随着旭日,跟着汹涌如潮的人流,出现在北京站,开始一天的行程。

  我通常选择Z52这趟列车,它像中年人一样笃定。6:31南通始发,下站停靠如皋,接着海安、东台、盐城、淮安、沭阳等地。夜半到徐州,出江苏,直达北京。短短的停留时间,乘客恰好够找到位置,坐下来,开始腾挪行李箱,列车缓缓开动了。别急,有的是工夫,趁着这当儿,可以不动声色地打量下同室的旅伴。若是独自一人的,往往相对无话,至多最初时目光短暂对接下,然后各人如同自带无形防护罩:身近咫尺,心隔千里。

  上一回,我和母亲遇上一对母子乘着假期去北京玩儿。孩子刚上幼儿园,妈妈清秀文弱,第一次独自带孩子坐火车。孩子兴奋极了,不停问:“要到了吗?”我母亲十几年没有带小孩子,分外眼热,一口如皋普通话居然很娴熟,不多会儿就和那娘儿俩热络起来。车过沭阳,已是夜里10点多,小孩子仍闹腾着,睡不着,一会儿太热,一会儿痒痒,妈妈坚持轻言细语劝着,后又恶狠狠道:“再不睡觉,抽你啊!”孰料,孩子黏皮糖样挪动起来,车厢里立时响起啪啪声,夹着孩童的哭诉声:“你自己看手机,一集那么久,给我看一会儿就没了,我要看你的。”

  一会儿,黑暗中,亮起闪闪的冷光,悄无声息。另一张下铺的汉子正在演奏呼噜交响曲,忽大忽小,忽疾忽缓,忽长忽短,时而短促有力,时而悠长缠绵,有时以为结束,其实只是暂停,后又惊天动地,在斗室间跌宕起伏地循环播放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样的动静中,列车在铁轨上行进的“哐当”声,倒是格外清晰可辨。过徐州,一路不停留,直往北去。黑暗中,一切分外明朗起来,列车员经过的轻咳声,隔壁车厢乘客翻身,大概忘记床铺的狭小,“嘭”,兴许手打到了板壁,忍不住“哎呦”喊出声来。寂静中也有热闹。

  如果恰好碰到和气的室友,独自出门惯了的,那将有一段愉快的时光。他会热情有礼地招呼你:来,一起吃点儿。小小的桌上几只饭盒,一格格分门别类,卤过的鸡爪,盐水花生,几片牛肉,或者猪耳朵,就着小菜喝几口酒,好像身在快餐厅。你当然不会吃,他也不介意,自得其乐。酒下了肚,话就来了,天南地北,管他吹牛还是自述,权当听书吧。孟非不是说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不如阅人无数吗?

  可惜,现在出门,难能遇上有趣的人了,大多上车后,对着手机一往情深,两耳不闻“身”外事。向来擅长跟人相处的母亲很不习惯,很落寞,上车后,不大会儿,就蒙头睡觉。

  有时,你会觉得,身在人群中,你却分外孤独。深夜的列车上,你真切地拥抱着的,是自己。

  满满当当的列车才不管你的情绪,它只管向前,向前。
 

上一篇4 家有小鸟的日子
下一篇4 信 任(二)
© 如皋市文广传媒集团 版权声明 | 关于本报 | 投稿信箱 | 联系方式 | 网管信箱 | 广告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