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4:水 绘 园
3 上一版   下一版 4
·河边柳
·碧草映古亭
·家有小鸟的日子
·夜行车
·信 任(二)
报刊主页  |  版面导航  |  标题导航      
上一期     
如皋市文广传媒集团     
3上一篇     下一篇4
点击数:162  更新时间:2018/6/5 3:39:01 将正文字体扩大  将正文字体缩小  还原正文字体为原样    
家有小鸟的日子

  □马晓芬

  今年春节前,我在整理楼下车棚的时候,看见一只绿色的鸟笼,不禁想起以前家有小鸟的日子。

  12年前,单位爱好养鸟的同事出差南通,从花鸟市场帮我带回了一对小鸟,它们有个好听的名字——文鸟。这两只白色的精灵在笼中不停跳跃,它们并没有因环境的变化而拘谨和害怕。它们通体纯白,没有一根杂毛,尾巴如张开的裙衫,小巧玲珑的它们在小秋千上玩儿,就像美丽的公主那样优雅。突然,“咕咕、叽咕叽咕、叽叽叽叽叽、啾啾啾啾啾啾啾”,它们一口气唱出了四种不同节奏的音调,让我惊奇得直盯着足足有5分钟,不敢相信这一连串美妙动听的声音是从那粉红色的小嘴里发出来的。

  小鸟一进家门的瞬间,当时13岁的女儿兴奋得大叫起来,她把鸟笼放在桌子上,新奇地围着它们看呀看,又是放水、又是添食,手还忍不住伸进笼子抚摸,鸟儿哪知道那是爱的表示,惊得扑楞楞乱飞。

  看了一本养鸟的书,说鸟可以淋浴,于是我把鸟儿捉到桶里,拿起淋喷头往它身上没头没脑地浇,还挤了点沐浴露,用旧牙刷再刷刷,心想鸟儿不知有多舒服呢。可小鸟儿一点也不领情,它拼命反抗,浑身颤抖,羽毛凝聚在一起,变成了难看的瘌子。看见它们成了落汤鸟的可怜样儿,怕它们着凉,我又让女儿用电吹风吹,不一会儿,它们的羽毛又恢复了光亮和柔和,而我折腾了半天,浑身被不听使唤的鸟儿扑腾得湿透了。

  第二天,一上班,同事听完我的叙述,眼泪都要笑下来,说鸟儿洗澡分为沙洗和水洗,全是它们自己完成,只需放进水或沙就行了,哪有人帮助洗的,没听说过!

  我为鸟狂,养鸟是生活的添加剂,是增添情趣的一种方式,更是人生的一种体验。生活中有了两个可爱的鸟宝贝,多了一份牵挂,多了一份欢乐,为料理他们再也出不了远门。每天一到家,习惯性地奔向阳台去看它们好不好,添水加食,怕它们饿坏。空闲时清理鸟笼里的生活垃圾,打扫它们啄出掉地上的小黄米。虽然麻烦多多,但我乐在其中。我每天的生活从它们的叫声中开始,清晨闭着眼,听着它们清脆动听,甚至悠远的歌唱,就好像在清新的森林里,此时真是享受!

  有时,看着它们俩恩恩爱爱地在一起玩耍,嘴对嘴地亲热,心生幻想,这一对鸟儿要是能在我家安营扎寨、生儿育女,有一窝小东西就好了!可好景不长,一天女儿突然喊:“妈妈,一只鸟老是要睡!”我慌忙跑去一看,原来母鸟的红嘴已变成紫黑色,身体胖了几倍,由苗条小姐变成了胖夫人。它已无力攀上横杆和秋千,只是蜷缩着在笼底,偶尔睁一下眼。而公鸟一会儿就用嘴去啄它、逗它,它没有大的反应。我也尽力喂药救它,两天后,终究无力回天,母鸟儿香消玉殒……

  从此以后的四天,我家再也没有一声鸟的歌唱。第五天,公鸟的歌声偶然响起一二次。看着它孤单的身影,我又托人带回了一只。可不知为什么有了伴的它反而又不唱了,难道它只为爱人歌唱?十几天过去了,我已经不抱有幻想了,突然一天早晨,“咕咕、叽咕叽咕、叽叽叽叽叽、啾啾啾啾啾啾”,熟悉的歌声又响起,欣喜之余我不禁感叹,世上不过又多了一只移情别恋的“公子鸟”而已。

  文鸟最后从关得不严的笼门寻找到了飞向大自然的机会,最终它们能否存活?不知道,留给我的却是惆怅。十多年过去了,每每谈起或想起曾经的它们,心中总有一份挥之不去的念想……
 

上一篇4 碧草映古亭
下一篇4 夜行车
© 如皋市文广传媒集团 版权声明 | 关于本报 | 投稿信箱 | 联系方式 | 网管信箱 | 广告服务